飞防手按下开关键无人机市场“飞起来”

2016-06-07 08:30:39 南方农村报

植保器械的更新迭代,为农业作业提供更广阔的想象空间。目前,植保无人机凭借效率高、适应性广、智能平台化、应对突发灾害能力强等优势,成为当下最具发展潜力的植保器械。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周志艳介绍,目前我国航空作业面积仅占全国总耕地面积的1.70%,而美国航空作业面积占比率已经达到40%。如果我国农业航空作业面积占比能达到30%,将拉动新增植保无人机机型投入达到750亿元以上。

植保无人机飞速发展,但飞防效果却屡遭诟病,植保无人机作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直接影响了植保无人机的应用推广效果。目前植保无人机企业虽多,却大多数面临着推广难的问题,而提升飞防手能力是植保无人机落地的关键一步。

南方农村报记者 徐灿红、见习记者 程楚

07-136147.jpg

现场直击:一场植保无人机飞防演示

6月3日,中国首届现代植保器械暨无人机发展高峰论坛在湛江举行。论坛结束后,深圳某无人机创新有限公司在室外进行了无人机飞行演示。

飞防手毛海兴带着一架无人机来到一块开阔的草地上,该机型是第四代全智能电动植保无人机采用全封闭外观设计,防水、防尘、防沙,能适合各种风沙及气候多变的恶劣作业环境。作为一台单旋翼植保无人机,旋翼所产生的风场相较于多旋翼植保无人机强很多,所以更适合用于一些植株高的作物,例如甘蔗、玉米、果树等。

毛海兴介绍,选择地点很有讲究,无人机在起降过程中,周围不能碰触到东西,一旦在飞行过程中螺旋桨碰触到异物,植保无人机就很容易失去平衡,导致无人机坠毁。选择地点时尤其要避开树木或者杂草,这些容易在飞机的风场中晃动,甚至卷入桨叶中,导致事故发生。

起飞前第一步是检查飞机零部件安装情况,如是否有螺丝松动,各零件是否安装正常等。初步检查无误后,他添加进适量水,接通无人机的电源。由于是演示,没有使用真正的农药,在田间作业添加高浓度的农药时,需在喷洒作业前清洗喷头,防止喷头在喷洒过程中产生堵塞。

随后,毛海兴轻推了一点油门,无人机的螺旋桨飞速转动,飞机停在原地没有任何起飞的征兆,耳边传来呼呼的声音。他介绍,轻推油门是为了查看无人机螺旋桨的工作情况是否正常,如果植保无人机的桨翼有问题,那么轻推一下油门,无人机会出现晃动。由于油门的大小给的很小,飞机并不会飞起来,这样即使出现问题,也可以第一时间发现,不会造成任何损失,这是飞防老手经常用来检测无人机桨翼工作情况的经验。

查看没有问题后,他就熟练地操控无人机升起来。只见无人机在两米左右高度前后左右移动,飞行过程中很稳定,没有产生晃动,周围都能感受到很强的风场,给炎炎酷暑带来一丝凉意。飞行了一会后,他按下一个键,“唰”的一下,植保无人机的五个喷头就同时喷洒,药箱中的水经过雾化喷头,雾化颗粒大小仅有70-120μm,这个大小的颗粒穿透性更强。

在直升机强大的风场下,雾化水滴被直直的往下压,雾化水滴到地面上之后就顺着风场在地面上飘散。在前后左右喷洒了一片区域之后,药箱内的水被喷洒干净,他关掉了喷头的开关,回到最初起飞的地点,熟练地操纵飞机降落,整个过程都很稳定,没有出现任何晃动。待到无人机的旋翼完全停止后,他走到无人机边,断开了无人机的电源开关,将无人机的桨翼放回与飞机平行的位置,以方便转移。

毛海兴介绍,作业效果跟飞防手的操作经验是有一定关系的,熟练的飞防手每天能够作业的面积比新手更多,新手一天能够作业200亩水稻,熟练之后能够达到300亩,效率大幅提升。他现在已经成功操控作业5000多亩,算一名经验丰富的飞防老手了。

企业两手抓:卖力营销与培养飞防手

植保无人机火热背后有隐忧。一方面是植保无人机企业、机型大量涌现,另一方面是植保无人机销售市场惨淡,两者反差强烈。

诺普信雨燕智能CEO王志国介绍,雨燕智能把不同药剂、助剂、方案和不同植保无人机机型搭配,进行大量田间应用实践,为对飞防服务感兴趣的企业或个人提供大数据资料。

传统农资经销商涉足飞防时,更多是借助于技术服务建立的权威和信任。通过田间飞防演示和示范推广以及后续的服务,和种植户建立较为稳固的关系。

飞防手养成:培训考证要过多道关口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执行秘书长柯玉宝介绍,我国已经出台《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下称“驾驶员规定”)和《轻小型无人机运行(试行)规定》(下称“运行规定”)两项法规,对无人机驾驶人员做出具体要求和约束。运行规定要求,植保无人机在作业时,植保飞防服务队负责人或单人作业本人必须持有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下称“无人机驾驶证”),其他作业人员应该在作业负责人带领下实施作业任务。柯玉宝介绍,在2016年12月31日前,所有植保无人机都需要达到这个要求,否者属于违法行为。

“想要获得无人机驾驶证都必须经历培训和考试,培训可以通过专业培训机构,必须是具有AOPA机构认证的培训资质。”农飞客海南分公司副总经理焦衍源介绍,目前全国获得授权并在运行中的培训机构有83家,详情可在中国AOPA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管理平台上查询。学员在培训机构学习无人机驾驶理论知识和实践操作技能,为期1-2个月培训完成后,前往具有颁发无人机驾驶证资质的机构考试,考试合格后就可获得驾驶证。

张春雨在今年2月份参加了无人机驾驶证培训,5月份拿到无人机驾驶证,顺利成为农一网飞防团队的一位飞防手。

今年2月,张春雨参加北京飞兽无人机驾驶学校进行无人机驾驶技能培训。他介绍,在培训机构里主要是学习理论、实操、操作地面站,操作地面站指的是通过电脑程序控制无人机飞行路线、航空距离等。培训时间为25-30天,培训通过后,培训机构负责给学员报名,张春雨介绍,报名后几天内就能组织考试,考试项目包括理论项目、实操项目、地面站考核,其中理论项目包括空气动力学、气象学,实操项目包括姿态模式下四面悬停、姿态模式下飞八字,除此之外,还要通过一轮面试。张春雨介绍,3月份面试通过后,5月份就拿到无人机驾驶证,一起送达的还有一个飞行记录本,上面记录了他参加培训以及考试的时间和场地,类似于汽车驾驶证附页。

张春雨还透露,无人机驾驶证根据用途分为机长、驾驶员、教员等类型,他拿到的是机长证,要求能驾驶姿态模式,驾驶员证只能驾驶GPS模式下飞行的无人机。根据驾驶机型,分为固定翼、多旋翼、直升机驾驶证,每一种驾驶证只能驾驶一种机型,因此,报考前,要想好未来驾驶哪种机型,毕竟报考一次的费用不菲。据张春雨透露,他从培训到考试,共花费1.3万元,还不包括食宿费用。